诚博国际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诚博国际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5 14:24:3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07:07:45到07:27:39,刘传建机长在10000英尺的高空缺氧环境中,在无法佩戴氧气面罩的情况下,足足坚持了19分54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找到系统漏洞,永远是最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调查报告,风挡结构玻璃破裂最大可能原因是遭遇了局部高温,而产生高温的原因是外部水汽渗入风挡内部空腔并存留,与电加温相关的导线被长期浸泡导致绝缘性降低,最终在风挡左下部拐角处的潮湿环境中产生了持续电弧放电,大量放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中国民航耗时最长的事故调查之一,其最终调查报告的有效性甚至超越了国外许多机毁人亡的重大空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挡生产中,两层结构玻璃均采用铝胶带包边,但包边内存在空腔,如果气象封严和气密封严发生破损,水汽可能在空腔内流动和聚集,为导线浸泡腐蚀和产生电弧创造环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涉及美国制造的客机出了事故,或者装配美国发动机的客机出了事故,甚至机上有美国公民,NTSB都会如期“上线”,进行安全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机长位系肩带操纵侧杆时取用氧气面罩示意图 (黄圈为氧气面罩位置,由笔者添加)|图片来源:事故调查报告SWCAAC-SIR-2018-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份报告里说了什么,两年前那个惊魂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?笔者带各位朋友一起看一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在中国民航安全系统中,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对小型通用航空日常事故的调查报告,类似8633航班的严重事故征候并不常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也是整件事情里最细思极恐,被明确写入调查报告的: